新能源汽车:变局中凸现新机遇

文章分类:重庆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06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上海市车辆登记部门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上海共计上牌新能源汽车45060辆,上海累计推广新能源汽车超过10万辆。图为新能源车在上海徐汇区一处充电站内充电。 新华社记者 裴 鑫摄

生产牌照收紧,购车补贴减少,到2020年完全取消补贴,我国新能源汽车从生产端到需求端的变化,会不会导致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大幅萎缩?今后新能源汽车行业格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速度加快。日前,国能新能源和云度新能源分别获得了核准。至此,首批10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全部落地。

此外,工信部、财政部、科技部、发改委四部委发布《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根据新政,新能源汽车补贴额度比2016年降低20%,地方财政补贴不得超过中央单车补贴额的50%。

牌照难拿,生产端门槛提高

在国能新能源和云度新能源拿到牌照前,8家企业已经拿到了牌照,分别是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长城华冠、奇瑞新能源、敏安汽车、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

这10家拿到牌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无论其源自主机厂、零部件厂,还是由多方力量整合而成,无不拥有汽车制造业的血统和相关生产经验。相比之下,尽管2015年8月份工信部发布《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后,互联网车企纷纷建厂,但目前尚无一家拿到生产资质。

据了解,目前排队等待评审,或者样车正在检测和通过检测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多达20多家。

据已经拿下牌照的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分析,虽然按照常理从2015年7月11日所有造车团队即可以申报,但相关部委受理申报企业的申请需要提供一整套申报文件,这套文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准备,包括大量的试验和测试报告。申报方至少先要打造15辆样车并进行30000公里的实际路测,同时到专门的检测部门试验,经过正撞、侧撞、后撞等测试,在拿到合格的试验报告后,还有其他相关文件,这一系列流程在7个月的时间内基本不可能完成。

乐视相关负责人回复记者关于乐视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进度问题时表示,乐视目前正在按照国家相关部门的规定积极准备材料,争取能够早日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应该“问题不大”。

目前看来,我国对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准入门槛是比较高的。国家“863”计划节能与新能源汽车重大项目监理咨询专家组组长王秉刚告诉记者:“对比国外,国内新能源汽车准入门槛是比较高的,但是这也不能保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会一帆风顺。相反,市场监管需要国家给予更多重视,对获得资质但是产品不达标企业给予处罚,保证新能源汽车市场健康发展。”

补贴退坡,购买方成本增加

在政策补贴之下,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势头如火如荼。“2016年新能源汽车销售50.7万辆,连续两年产销量居世界第一。”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累计推广量已经超过了100万辆,占全球市场保有量的50%,其中纯电动汽车占据了大头。

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去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增长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15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发布的净利润预计增长超过30%;7家公司预计业绩增长幅度100%以上。年底,用一个词来总结汽车企业业绩,那就是“爆发”。

不过,按照新政,以北京市为例,去年续驶里程250公里以上的电动车,国家补5.5万元,北京市再补5.5万元。今年,同样的车,“国补”降到了4.4万元,“地补”只有2.2万元,买车就得多掏4.4万元。

由于政策调整,汽车产品价格也发生了相应变化。比亚迪新能源全系车型在春节期间已经实行了一轮调价,销量较好的“秦”和“唐”,调价后裸车价分别为17.6万元和24.68万元,均较调价前上涨了5000元。吉利帝豪EV较去年也涨了1万元。

业内人士判断,虽然现在部分新能源汽车产品价格出现调整,今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的产销或许会有一定下滑,但是从长期来看,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增长仍将保持平稳态势。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指出,在新能源汽车补贴有所减少的情况下,包括碳配额等其他政策扶持力度或将继续加大。补贴取消之后,优惠还是需要的,比如过桥费、过路费、税收等都是可行的。

回归市场,机会留给好企业


过去,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过分依赖补贴。部分企业贪图补贴红利,在缺乏必要核心技术的情况下,东拼西凑,一窝蜂地去做电动汽车,搅乱了市场的正规秩序,阻碍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健康发展。去年的新能源汽车骗补事件已经让行业发展警钟长鸣。现在,补贴减少、补贴退坡其实就是要倒逼企业自行造血,让有能力的企业脱颖而出,给消费者提供更多更好的选择。

从大环境来看,我国在电池能量密度和充电设施方面的快速进步,已经给新能源汽车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基础。目前我国新型动力电池单体的能量密度,已经达到220瓦时每公斤,价格每瓦时1.5元,相比2012年,能量密度提高了1.7倍,价格下降了60%,纯电动汽车的动力性、经济性、安全性以及舒适性,相比几年前都有了大幅提升。此外,我国还建立了结构完整、自主可控的产业体系,已经建成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和中原四大动力电池产业的聚集区,年产能已达到100G瓦时,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

充电桩方面也已经有了一定突破。去年,公共充电桩的数量从年初不到5万个,增加到年底的15万个,全年增量是上年度的6倍,我国一举成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最快的国家。

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认为,补贴退坡后,行业从政策导向型转为市场导向型,企业要研究市场,推动产品创新。

广汽集团总经理冯亚兴说,今年广汽以一个平台为基础,打造不同模式的新能源产品,这些产品都是以电动化加智能网联化来开发的,这样可以降低成本,提高产品性价比。特别是在电动汽车方面,实现智能网联化,有着得天独厚的技术优势,而且更容易融合。

“我国新能源汽车占比仍然较小,发展空间仍然值得期待。”深圳市星源材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秀峰认为,目前,中国的电动汽车比例只有1.4%,欧洲只占1.2%,汽车的电动化和智能化是全球汽车市场发展的趋势之一。(经济日报记者 刘 瑾)

【点评】

互联互通有助化解充电困局


2016年,公共充电桩的数量从年初不到5万个,增加到年底的15万个,当年增量是上年度的6倍,我国一举成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最快的国家。此外,汽车销售厂商提供的数据显示,私人乘用车的充电桩安装比例已经提高到80%以上。城际快充站已服务1.4万公里高速公路,形成四横四纵两环格局,站间平均距离48.6公里。2017年,力争新增充电桩80万个,其中专用桩70万个,公共桩10万个。

然而,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依然存在很多制约因素,如车桩标准不统一、兼容性差等;充电桩在支付渠道、信息收集方面都是孤岛运营,无法互联互通,目前的充电桩市场依旧处于无序状态。

如何破解充电设施存在的不兼容现象,北京市的探索提供了有益借鉴。

目前,北京市充电设施公共服务管理平台与8家运营商实现了跨平台互联互通。平台接入并上线充电桩6000余个,其余充电桩正在调试与核准中,已上线充电桩的70%接入忙闲状态,50%已实现通过公共管理平台App启停支付。

通过智能硬件和移动互联网技术来解决充电网络建设和运营的难题,已成为行业内的共识。根据国家对充电基础设施发展规划预测,2020年全国将有1.2万个公共充电站在高负荷运转,480万个充电桩为500万辆电动汽车提供充电服务,每天产生的数据量将超过中国现在所有电商。在充电桩互联互通逐渐形成规模的背景下,充电行业也将进入洗牌期。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