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京行二十载,闫冰竹的坚守与深情

文章分类:重庆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04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英国《银行家》杂志联合世界知名品牌评估机构Brand Finance近期发布“2017全球银行品牌500强”榜单,共有43家中资银行上榜。其中,北京银行的排名,从2016年的109位,大幅上升至62位。


一家排在50名之后的银行,似乎难以像动辄占据前5名的国有大行那样抓人眼球。但若多从几个角度透视,又很容易发现:其实,北京银行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


在中国银行业的监管体系中,尽管北京银行被归在“城市商业银行”的梯队里,但其资产规模如今已逾2万亿元,综合实力遥遥领先于其他城商行,甚至超过多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它拥有国内上市银行里最低的成本收入比和最高的人均创利;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它的资产质量依旧位居上市银行前列,去年三季度末仅1.2%,亦远好于1.76%的行业水平。


更值得一提的是,北京银行的国际化水平亦超出大多数国内同行:第一大股东为国际金融巨头荷兰ING集团;近500家分支机构,覆盖十余个大中型城市和香港、荷兰;代理行关系遍布全球122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化机构。


若将时钟拨回1996年1月8日,人们看到的,则会是一副云泥之别的景象:在“捆绑”了90家城市信用社后,北京银行(彼时名为“北京城市合作银行”)在北京南城一栋五层小楼前宣告成立;成立之初总资产200亿元,且不良率高企。


任何一个理性之人,面对这样的烂摊子,恐怕穷尽想象也难以预料,20年后北京银行能成长为中国银行业中的佼佼者。而让这一切发生的,就是在那个寒冬里,站在那栋五层小楼前临危受命的闫冰竹。接受这一重任时,他才43岁。


闫冰竹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就进入银行工作,从当时“大一统”的人民银行到第一家专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从基层会计、出纳到营业部总经理、分行总稽核,见证了中国金融业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探索。


从1996年临危受命组建北京银行起,闫冰竹陪伴并执掌北京银行达20年。北京银行已深深烙下了闫冰竹的印迹。


“北京银行就像我的另一个孩子,北京银行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融入了我全部的智慧和心血。”他不止一次地这样描述他对北京银行的感情。


实际上,在金融业耕耘的三十多年间,闫冰竹亦获得多个引人瞩目的身份标签:他是为北京银行鞠躬尽瘁的领导者,是稳健中进取的银行家,也是为小微企业和中小银行发展摇旗呐喊的“两小委员”。


“事无巨细,不敢有丝毫懈怠。”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也是对他工作的最好注解。

1、“火坑”里走出的创业者


对金融业而言,1995年是个特别的年份。


这一年,全国人大陆续通过了中国首部商业银行法、保险法、票据法等重要法案;


这一年,影响深远的财政分税制改革起航不久,它将在日后成为中国经济快车的关键燃料。


也正是这一年,为化解城市信用社积累的金融风险,国务院决定在北京、天津、上海等5个城市试点组建城市合作银行。


彼时,闫冰竹凭借扎实的表现,在工行体系内打下了良好基础,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已是工行北京分行总稽核。在他受北京市委市政府之托组建北京城市合作银行(北京银行前身)时,他或许没有预料到,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将全部贡献给这家银行,并与它一起走过人生中最激荡的二十余年。


1996年1月8日,由90家城市信用社整合而来的北京城市合作银行,在北京南城一座五层小楼前宣告成立,闫冰竹出任党组书记、首任行长。成立之初,该行注册资本金仅10亿元,总资产为200亿元,同时却承接了城市信用社积累的大量金融风险。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是一场“零起点”,乃至“负起点”的创业。


上任伊始,90家城市信用社各自为政、水平参差、规章制度不全的局面,成为这家整合后有6000多名员工、150多个网点的银行,需要首先解决的问题。对此,闫冰竹和他的团队开出的药方是:从根部在全行开展一系列改革,例如推行一级法人体制,统一全行财务管理,上收贷款权力。


“由于触动了个别人的利益,多名中高层管理人员遭受恐吓、棒打、刀砍、硫酸毁容等极端报复和生命威胁。”在日后回忆起“创业”之难时,闫冰竹或许依旧心有余悸。他本人甚至收到了一些人寄给他的子弹。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